何故一往情深。

高亚男:你总是这般,不近人情。

如镜花水月一般,可望不可得。

摘:木心------《大卫》

莫倚偎我 
我习于冷 
志于成冰 
莫倚偎我 

别走近我 
我正升焰 
万木俱焚 
别走近我 

来拥抱我 
我自温馨 
自全清凉 
来拥抱我 

请扶持我 
我已衰老 
已如病兽 
请扶持我 

你等待我 
我逝彼临 
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冬日

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下午,慵懒的让人起倦意。

太阳直射莹白的雪地,皑皑的地面上反射出了一道道金色的光晕。

路边的橘黄色大猫已经懒洋洋地打起了哈欠,尾巴一卷,蜷着身体就陷入了沉睡。


路过揣着破烂的篮子卖花的小姑娘的时候,你停下了脚步,看了一下篮子里的花朵。

应当是有好几天没能卖出去了,有些花儿显得有些蔫蔫的。

你取了其中一束保存较为完好的花出来,将手中的钱给了卖花的小女孩。


小女孩用那布满伤痕的手接过了钞票,感激地向你鞠了一躬,道了一声谢。

娇羞欲滴的花朵儿垂着它的脑袋,绿叶紧紧地簇拥着它。

你将文件用手臂夹在身体的右侧,手里则是小心地拿着这朵花。...

THE KEY


“夏洛特?这是...”

“房间的钥匙。”

“夏洛特...”

“也许有一天会用到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没什么。”

 

没有下文。

她一边思忖着刚过去不久的对话,一边扭开了门把。

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那把钥匙。

虽然她明白这是安洁房间的钥匙,但是她不明白安洁将钥匙交给她的意义在哪里。

 

应当是一些想告诉自己却又不好直说的消息吧。

既然本人不好开口那就自己去找答案吧。

 

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满面的尘埃,一向对尘埃敏感的公主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她关上了门,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

 

阳光直射进这间黑暗的小屋...

严重怀疑我大概不适合写东西

一 黑蜥蜴星的访客

“你看起来好像一点儿也不紧张啊。”

安洁松开了封住她嘴巴的白丝巾,叉着腰看着椅子上的人。

自己的这个举动换来了椅子上的人的温柔一笑。


干这行这么多年,见到过许多得知自己被绑架后因极度恐惧而各种狰狞扭曲的脸,这张一脸相安无事又时而笑容可掬的脸不禁让安洁生疑。

是自己眼睛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瞧你说的,我怎么就不紧张了”

谁知听到自己的一番问话之后对方邪魅一笑,几乎是在挑衅自己。

这家子的继承人小姐原来是如此胆识过人,这不禁刷新了安洁的三观。

看来时代变了,是时候该对这些好吃懒做的大小姐公子哥改观了。


“你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

“...

【间谍夫妇】卡萨布兰卡

远处的海鸟正逗弄着潮思。

海浪击打着岸边的石板,带回了一些潮湿的气息。


一个戴着圆顶礼帽的瘦小男子蜷缩地倚靠在岸边的白色防护栏上,吹起了手中的口琴。

广阔无垠间,琴声被传的很远。

有点不成调的国际歌,被他吹得断断续续的。


嘴角的胡须被风吹得一撇一撇的晃动,很是滑稽。

主人蓝色的眼眸已然湿润,长睫毛沾着泪水,点点滴滴。


周围都是因庆祝抗战胜利而聚集在一起的人们,不大的广场一下子就挤满了很多人。

男女老少皆有。

满头银发的老人拄着拐杖,望着远处的这一切,怅惘却又欢欣。

小孩子则是追逐嬉戏着,就像以往一样,清脆的笑声交杂在一起。...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 十慕咩 | Powered by LOFTER